董倚橋:靈湖詩稿(壬寅春)

原标题:董倚橋:靈湖詩稿(壬寅春)

董倚橋字蘭溪,號靈湖,別署巧工司馬。1974年生,山東萊陽人,現居北京。供職於中國書法家協會書法培訓中心。民革黨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著有《靈湖詩稿》《小鐵如意館筆記》《枕硯尋梅書法集》《靈湖楹帖集》。

元日試筆

鏡裏星星髩,那禁時物排。椒盤真世故,簇律警生涯。薦飲青旂色,貪醒曠歲懷。賸餘前夜墨,晏起就書齋。

正月初四立春日作

蟻步非無事作休。及春相得轉風流。江山乞雪爭供眼,景候先梅欲打頭。一隙逐微光始旦,千街雜響衆餘庥。物標都屬多情主,笳鼓聲催卒歲憂。

擬今日良宴㑹

今日良宴會,坐客皆相知。榻設罽賓毹,簷楹褰羅帷。甕頭潑玉斝,隔座迭壎篪。誰歌殷其雷,飲者樂在斯。人生亦紛擾,往去何嶔巇。殊鄉各異態,或顧興齎咨。無為胡此醉,佳景復佳期。

客中

客中夢境又成詩。卻怕醒來落筆遲。望眼日高猶不起,寧嫌宿酒病難支。

正月十三日忽降大雪探梅未放

寒華不怒殷春雷。莽氣渾流欲絕埃。一入青泥橫是覺,忽逢白眼那端猜。松膏火暖圍元夜,雪界光封禮斗臺。斫地徒歌應發興,可堪人笑護麤才。

正月十六日再疊前韻

玄陰凝潔滯冰雷。俄御炎精隱薄埃。平地乍傾休見避,急風時進費驚猜。將身舊國思真館,側目太微遙囿臺。切喜歲穰占覆斗,恐非節序異三才。

壬寅上元後一日城東探梅

千家風信正催開。燈社連宵到月臺。叵耐春回消息晚,花期爭發舊年梅。

集山谷句寄周驥子王子衿

倦客西來厭馬鞍。昂藏却立古衣冠。朱公趨朝瘦至骨,王粲登臨獨倚闌。無處安排玉如意,賤生何取罄交歡。夜長晝短知行樂,付與紅塵白眼看。

春夜海棠花下作

荒區殘月沒,群木暗牆鄰。簷馬忍驚夢,雪燈時照人。輕浮尊蟻冷,怒坼海棠新。還著宮娥淚,駸駸送別春。

海棠三首

東君傳信應忘裁。分付殷紅作蕚胎。畏卜花期不忍問,春寒破了為誰開。

窗風還障一春冷,便有新花襯早曛。顔色爭攀消點點,索詩卻不使人聞。

好愁轟醉約春風。都遂花期付酒中。筋力狂心消蕩盡,一身小蕚尚酣紅。

次韻和李雲湖龍泉寺探梅

繫匏無別處,山寺少行蹤。飛雪迷前路,人家擁遠峰。梅殘桑木屐,柳滑竹枝筇。呼鳥相聞語,共誰聼梵鐘。

二月望日雜感二首

人從汩沒忍重論。龜筴誠疑見幾存。三百枯棋燒繼燭,一隅急刧褫餘魂。吹噓自喜能飛羽,拾掇憑貪未滿罇。爭席真嘗逢野叟,鷗鰷稍狎競過門。

足睡非惟澆茗椀,匡牀慵坐亦溫存。天將由櫱誤殘雪,誰為薪槱藏舊痕。略縱人情推客難,半銷花氣被春喧。料知白屋無長計,寧卜今朝欵席門。

花朝後二日雪晴步小郊亭

寫鞚風光似不辜。一城殘雪盡模糊。亂雲深淺迷山色,麗日從容鎖舊都。草未分根承屐輭,花經留骨入泥無。尋歸向路春時再,如此情腸亦可刳。

擬迴車駕言邁用元均

廻車行東隅,兀兀望遠道。偟遽失惘惘,蜃氣結靡草。海上皎月明,寒光迫人老。天倪不可顧,決去訝何早。生世豈匪時,庶以稱夀考。譬如稀星垂,臨化自為寶。

上巳前一日郊遊

試春天氣就中看。破卻京城些子寒。脫雨花從風到處,雜痕依舊落無端。

壬寅清明前夕作

高春色味市蕭騷。寒食清明過事牢。天被雲荒漂柳眼,樹從月墜壓烏號。人間澆意隨菰飯,夢裡侵情解毳袍。榆火新時持改狀,游身異有豈安逃。

春日郊行

淡沲春光在,幾經郊野間。衙蜂烘擾擾,時鳥哢關關。落圛冥塵徑,繇斜微酒顔。栖多非暇豫,行子亦愚孱。

擬陶歸園田居其四

朝行知春寒,衢塗意遊娛。相攜彼懷苦,蹴然動荒墟。穨爾奔攘間,宕宕失其居。風勢破巢窠,新枝離根株。或問者誰子,言所將何如。客子倏而逝,馺遝仍紆餘。奚異犬豕類,斯與同流虛。當此遺世心,忍命寧能無。

感時

春盡花都似去年。每嫌人事一時緣。相傳海上東皇主,也自多情還斡旋。

壬寅暮春,時疫復作,京城忽降急雨,避居小郊亭即事有感

遲來春雨亦票姚。輕薄飛花情易銷。燕壘漸營頻咄咄,蜜房空綴聚囂囂。傾筐傾篋時同想,食麥食麻非自饒。摩盪氛祲揜生氣,靈臺在望費量料。

董倚橋:靈湖辛丑詩稿

董倚橋:靈湖詩存(五)

董倚橋:靈湖詩存(四)

董倚橋:靈湖詩存『 三 』

董倚橋近作

董倚橋靈湖詩存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乐府之妃豨谁和

1这后花园窣静无边阔,亭台半倒落;

2名香叩玉真,受恩无尽,赏春香还是你旧罗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event_note 10月 17,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