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中期选举落下帷幕,美式民主难解美国困局

来源:海外网

资料图: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欧洲图片通讯社)

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于11月8日落下帷幕。这是美国在国会山骚乱事件后首次举行的联邦层面的选举,也被多家美国媒体称为最重要的一场选举。尽管两党在选前已经将这场选举上升到拯救美国民主的高度,但讽刺的是,这场选举却露出了美式民主的糟糕底色。

这几乎是一场结局早已注定的选举。尽管在过去几个月里,从两党政客到美国媒体都在不断炒作选情的紧张,但这场看似热闹的中期选举的绝大部分结果早已注定:比如共和党肯定会拿下众议院多数席位、比如民主党能够在多数州赢得州长职位、比如拜登政府注定将在接下来的两年成为跛脚鸭政府。

一方面,中期选举往往被视为对执政党2年执政成果的公投,在美国国内外没有面临重大挑战、危机等情况下,执政党丢失国会议席、特别是众议院议席是常态。统计资料显示,自1934年以来,美国总统所在政党在22次中期选举中,仅有3次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在当前美国社会通胀持续走高、经济衰退威胁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向来被认为更擅长处理经济问题的共和党自然更受到选民青睐。

另一方面,过去几十年来,两党不断通过不公正划分选区等方式固化选举地图,使选举结果越来越集中于少数所谓的关键性选区,这种操作令共和党在本次中期选举中仅需要赢得19个选区就可以掌控众议院多数,而民主党需要拿下46个选区才可以维持多数。这也意味着,无论专栏作家们和政治分析师们如何讨论这场选举的重要意义,在很多美国人看来,这仍是一场与他们无关的政治表演。

这也意味着,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这场选举都不大可能解决美国人更关切的问题;相反,它很可能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的撕裂和两党的政治恶斗。

由于国会两院分属两党,未来两年,拜登政府无论在保住现有施政成果、还是在推进新的内政议程方面,都将面对不小的挑战。比如,拜登政府在2023年就将面对美国债务将达到31.4万亿美元上限的问题,如果届时白宫无法同国会达成一致,政府关门的戏码恐怕又将重演。除此之外,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无疑将对拜登政府的基建和大规模拨款法案进行审查,两党围绕钱袋子的争斗,不管对本就面临通胀高涨和经济衰退威胁的美国自身、还是正处于艰难复苏中的世界经济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同时,共和党主导的众议院还可能启动一系列针对拜登内阁成员等的调查,甚至拜登本人也面临遭众议院弹劾的可能。实际上,在中期选举期间,已经有多名共和党众议员表示,一旦共和党掌控众议院,将会就拜登政府在处理边境危机、新冠肺炎疫情和从阿富汗撤军等事务时犯下的重罪启动弹劾。美国《国会山报》提到,共和党人可能会发动针对副总统哈里斯、国务卿布林肯、国土安全部部长马约卡斯和司法部长梅加兰德等人的弹劾。尽管这些目前还只是一些政客的嘴炮,但这种赤裸裸的威胁,无疑令外界更加担忧两党这种只问立场、不理是非的政治恶斗究竟会将美国带向何方。

美式民主本身也正在沦为选举政治的牺牲品。《纽约时报》称,截至11月9日凌晨12点30分,已经有至少30多名明确否认2020年选举结果的共和党人赢得选举,其中包括国会议员、州长和州务卿候选人。这无疑放大了相关政治团体在华盛顿和一些州的政治能量。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称,在一些关键州,这些人可能控制整个选举机制。这些都很可能进一步加剧选举结果与选民意愿偏离的趋势,削弱美式民主的可信度。而当选举结果越来越与选民本身无关、越来越多的候选人似乎是被法院判赢的时候,以选举为核心的美式民主本身也就丧失了可信度。

最为讽刺的是,出口民调显示,美国选民目前最关心的话题分别是通胀、经济和堕胎,但前两者的恰恰是总统和国会最没法直接解决的。美国经济学家斯科特·英博尔曼表示,要说到白纸黑字实打实的效果,国会没法直接降低通胀,主要还是看美联储。而对一个早已撕裂的美国和当下日益极化的政治氛围来说,两党及其支持者早就在堕胎等社会议题上陷入自说自话的困境中。政客通过炒作选民关心的话题赢得选票、却又不能真正解决选民关心的问题,美式民主就在这种不断地重复中陷入一个极为荒诞的怪圈中,难以跳脱。

面对政治极化、社会撕裂、经济衰退、枪支泛滥等现实,鏖战过后,美国又将会走向什么样的明天?(聂舒翼)

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event_note 11月 10,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