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拒交海外服务器资料

陈柏言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詹姆斯·弗朗西斯4月25日作出裁决,认为如果法院发布了搜查令,那么邮件服务的提供商就应该将其电邮用户的电子邮件信息等资料交给美国的法律部门,即便这些信息是储存在该公司海外服务器中,搜查令依然有效。该法院的裁决针对的是全球软件业巨头微软公司。在该公司此前拒绝交出其储存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服务器中的资料后,法院通过此裁决再次向其施压。对此,微软方面已态度坚决地表示,为了实现其对用户的隐私保护承诺,将就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裁决令微软感压力根据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地方法官詹姆斯·弗朗西斯的裁决,微软公司必须交出其一名电邮账户使用者的资料,包括这名用户的姓名、国籍、登记时所填资料、往来电子邮件信息及其他所有能证明其身份的资料。令这项裁决备受争议的一点是,这些用户资料都储存在微软位于爱尔兰都柏林的服务器中。其实早在去年12月,詹姆斯·弗朗西斯法官就曾发布搜查令,授权调查及获取这名微软电邮用户的所有电子邮件内容及其它所有能证明其身份的信息。但是,微软全球刑事合规小组指出,微软位于美国的服务器上并未存有如该用户姓名、国籍、登记时所填资料等信息,这些信息都存储在其位于别的国家的服务器上,因此微软当时拒绝将这些资料交出。同时,微软公司竭尽所能力图使这一搜查令失效,该公司还指出,由于储存这一电邮用户相关信息的服务器位于美国境外,因此美国司法部门发出的搜查令对此没有管辖权。然而,该公司令搜查令失效的努力并未成功。4月25日,詹姆斯·弗朗西斯法官作出裁决,认定即便用户的信息储存在微软公司海外服务器中,该公司也应根据搜查令交出用户的资料。他说:微软公司用来辩驳的理由根本是靠不住的。法官称应特别对待弗朗西斯认为,法院针对电子邮件信息之类的网络数据发布的搜查令应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搜查令,他认为在实质上它一半是搜查令,一半类似法院传票,政府部门人员并不会真的亲自通过该公司服务器获取信息。该法官认为,按照美国联邦法律,只要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接到类似的搜查令,不论电邮信息是储存在哪里,都必须交给美国司法部门。他说,如果将其当做一般意义上的搜查令看待,那么美国政府在执法中要面临更多的困难。例如,在这样的情况下,获取储存在他国的电邮信息,美国政府部门就需要与外国政府协调合作或签订双边条约等。而在许多情况下,这样做不仅费时费力,而且条约还不一定能够达成。弗朗西斯还补充说,目前,美国政府还未曾就此与任何国家达成条约或协议。外界担忧,这样的裁决将开创先例,使得今后只要美国某法院发布搜查令,那么邮件服务的提供商就不得不将其储存的用户邮件及其它信息交出,即使这些信息是储存在美国境外的服务器中。这样一来,美国民众乃至使用互联网服务的其他国家民众的隐私都将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微软坚称逐级上诉对于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地方法官詹姆斯·弗朗西斯的裁决,微软副总裁兼副法律顾问大卫·霍华德立即表达了坚决的反对意见。霍华德表示,尽管此案中涉及的法律问题是复杂的,但是这一事件却十分明显易懂。他认为,美国法院所发布的搜查令只能在其本国领土中具有效力,因此美国政府无权通过发布搜查令获取储存在海外的电邮内容。他在其个人博客中还作出如此表态:美国政府无权到其他国家的民宅中搜查,同理,也无权搜查储存在海外服务器中的电邮内容。另外,美国的检察官不能拿着其本国发出的搜查令去搜查某人位于其他国家的住宅,同理,别的国家的检察官也不能拿着其本国法院发出的搜查令到美国来搜查。霍华德暗示,此事目前还远远没有结束,为了确保微软公司对用户作出的隐私保护承诺,未来还有很长的法律程序要走。他表示:虽然目前一位地方法官对此案作出了不利于微软的裁决,但也许最终我们需要请一位地区法院的法官乃至联邦上诉法院的法官作出裁决。这一表态也表明了微软不惜上诉到底的决心。对于此案未来的走向,霍华德展现了较为乐观的态度:我们将继续跟进这一事件,这不仅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能够得到法律的保护,也因为我们的用户值得我们为保护其隐私作出不懈努力。鉴于微软已明确表示将为此上诉,外界也都在关注此事件的进展。尤其与微软同命相怜的公司更关注此案的进展,并相继表态力挺微软。例如,Verizon(威瑞森电信、美国最大的本地电话公司、最大的无线通信公司,全世界最大的印刷黄页和在线黄页信息提供商)等公司就纷纷对微软表示声援,Verizon首席律师兰德尔·米克4月29日对此事公开评论道:政府无权要求我们提供储存在海外的用户信息,如果政府真的企图这样做,那么我们只能通过法律手段捍卫公司及用户的权益。

(原标题:微软拒交海外服务器资料)

event_note 10月 18,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