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龟的眼泪

小海龟的眼泪

小海龟是个总是郁郁寡欢的小动物,出生在马尔马拉海。马尔马拉海是位于亚洲小亚细亚半岛和欧洲的巴尔干半岛之间断层下陷而形成的内海,也是世界上最小的海。在这里的夏季,在副热带高压控制下,气流下沉,气候炎热干燥,云量稀少。而小海龟也正好出生在那炎热夏天的午后。

而现在小海龟郁郁寡欢的性格越来越严重了。他看起来很悲伤,也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和悲剧。今天就带大家听听他的故事吧。

小海龟的自述:

我叫小海龟,我身边的同伴们都爱叫我小龟(鬼)。我从生下来就是一个悲剧的存在。我生活的地方是一个面积仅仅是11350平方千米的海,听说这里是世界上最小的海,我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但我向往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看外面世界的精彩与浪漫。我刚出生时就带着重重的壳。这个又重又丑的壳不仅阻碍了我快速的行动和跑步,还总是成为别人的笑柄。因而我真的不喜欢自己的相貌。我出生大概五岁时,父母离开了彼此。我没有像小鱼一样美满的家庭,我跟着爸爸把去了另一个区域生活。我的新家在幽暗又冷的海底,这里很难享受阳光的沐浴,房子的四个岩石砌起的墙壁冷的像个牢房的厚壁。

我总感觉身边的一切都对我不友好,于是我也讨厌身边的一切。爸爸其实很疼爱我,但失去母亲陪伴与关心的我,把所有的不满和抱怨都化成叛逆,抛给了那可怜的爸爸。上到初中时,我也进入了青春期的叛逆状态。当时我在一个寄宿学校上学,到了周末才能回一次家。

有一天,我因为一件小事跟同学起了矛盾,打架了。后来还受到了老师的批评。我觉得很委屈,于是哭着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听到我哭着的嗓音,着急的说了让我别哭,很快就过来看我。果然,半个小时后,爸爸带着我最爱吃的水母来到了我的学校。他提给我一碗塞得满满的水母,看着我吃。当我吃完后,他准备要走了,我闹着小脾气抓着他那坚硬的壳,非要让他留下来陪我。他用那慈祥的目光看了我,然后坐到了我旁边,直到天黑。等到我们快到就寝时间,他吻了我的额头,然后说道:‘乖儿子,你回去睡吧,要听话,过几天我再来看你。就这样,我看着他的背影的慢慢消失,最后也回寝室去睡了。

第二天正在上课时,班主任带着一种很悲伤的脸色,走进教室,叫

我出来。我走出教室,她以她那同情的目光看着我说:小乌龟,跟你说个很不好的消息,昨天夜里你父亲从学校回到家的途中,被几个打鱼的船夫用又紧又大的渔网给抓去了。听消息说,你父亲也许已经遇到了不测,永远的离开我们了,或许也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听懵了,这怎么可能,他昨天还跟我说过几天回过来见我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呀。我很茫然,后来老师对我说了很多。而我的耳朵已经啥都听不见了,耳朵旁只有一个很长的盲音,眼前只有我跟爸一起度过的那回忆。从此我没了爸爸…..

之后的几天,有很多人来了我的家,有认识的还有很多从没见过的。而他们都有着一样的表情——是对我的可怜与同情。他们有的抓住我的冰冷的小手对我说着些什么,他们有的亲吻我的额头和脸,有的紧紧地拥抱我,有的在傍边用一个更加令人心痛的样子哭着,擦着眼泪。而我对身边的这些人和这些事儿毫不在乎。好像我与这个世界不在同一个维度和空间,好像她们的悲痛与我毫无关系一样。此刻,我的内心有着他人无法理解的疼痛。我在自责如果那天我没有给父亲哭着打电话让他过来找我就好了,如果那天我吃完饭后不哭着让他留下来陪我就好了,如果那天我让他早点回家就好了。如果….有如果就好了。那几天我没流泪,因为我的眼泪都藏在我的心里,我的心已经哭得撕心裂肺,哭的快枯竭了。我爸的死的罪魁祸首就是我,我是罪人。随着爸爸的离开,我的快乐也永远的离开了我。

之后,我妈妈过来接我走,我舍不得这个家,曾经以为像牢狱一样的房子现在却成了我最想待的地方,我真的舍不得我和爸爸一起生活的日子。但生活由不得自己随心所欲,年幼的我不得不还是跟着妈妈去了她在生活的地方。妈妈生活的地方是个更为偏僻的小区域。我一天天的长大了,生活也一天天的平凡的过着,妈妈也一天天的老去。现在我19岁,我已经放弃学业开始打工照顾年老的母亲。听说海龟寿命会在120岁到200岁之间。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但我现在就已经厌倦透了这种每日重复的乏味的生活。我小时候的想看外面更广阔世界的梦想还在。但我又不敢这么冒昧的离开这个小区域。因为我妈妈的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弱。若我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出发,这时我又成了抛弃母亲的不孝之子。就像我小时候成了祸害父亲的罪人一样,我又会成为没照顾母亲的罪人。我真不知如何选择,该继续过着这种毫无意义的,看不到未来的乏味生活呢还是该出去看看那遥远的另一个广阔世界呢?!

小海龟的自述结束。

小海龟的故事讲完了,其实,这是一个网友的真实故事,我只是用动物和动物世界来代替他和他生活的世界。哎,我也对他的遭遇深深的感到心疼。我心疼他,心疼他永远成了愧疚之火中挣扎而无法脱身的,无法自我原谅的罪人。心疼他以后的的日子都在父亲去世的阴影里活着,心疼他现在面临着如此困难的选择。我真的很想帮他,但我也没有办法帮他。也许我永远无法体会到小海龟那看不见的眼泪后面的痛苦,我更无法真正感受他愧疚自责中度过的每一天的煎熬,但我真的很想对小海龟和他说:父亲的去世不是你的错,这只是一次偶然,是一次不幸,是世界的错,不要再自责了,原谅自己吧,放过自己吧。

是啊,这是世界的错。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我们无法决定。就像有些人含着金汤匙出生,有些人却只能做一生的寄生虫。生命中总有些什么是我们无从把握的。就像很多时候我们无法选择生活,比如选择出生家庭及相貌,选择留住谁或送走谁,选择爱谁或者不爱谁,选择开心或者流泪,选择这样或者那样。但别忘了,我们有时候还会有一些可以选择的,比如选择电影,选择音乐,选择文章。选择出门,选择休息,选择努力等。能解决的问题需要的是我们努力去找解决方式,真的无法解决的问题,则需要我们把问题搁置在一边,还得继续努力生活,过好属于自己的一生。这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毕生的责任。

event_note 10月 17,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