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前曾征求父母意见,颜宁谈为何离开普林斯顿回国!

原标题:回国前曾征求父母意见,颜宁谈为何离开普林斯顿回国!

近日,颜宁回国,在深圳创立深圳医学科学院的新闻上了媒体热搜。

清华大学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留学,学成归来后任教清华;5年前,颜宁再次赴美,前往普林斯顿大学任教,在此期间,她被评为美国两院院士

如今颜宁再度海归。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

昨天(11月2日),颜宁老家的媒体《齐鲁晚报》采访到了颜宁父亲颜景君。

颜景君表示,颜宁一直和父母保持紧密联系,学业和工作都会听取父母的意见,以前出国的决定就征求过父母的意见。

对于此次回国,颜宁父亲表示:颜宁一年前就征求过我们意见,我和她妈妈全力支持。不论是在美国还是回祖国,她都是为了祖国乃至世界生物科学事业的发展

颜宁父亲同时表示:颜宁是个很自律的孩子,求知欲很强,我们做家长的没起太大作用。

提及女儿的求学成长经历以及科研成果,颜景君坦言自己并没有任何窍门,就是填报志愿时,我跟她妈妈商量之后,建议她学习生物医学

虽然自己年近七十,但作为父亲,颜景君最放心不下孩子的起居生活。希望她把身体照顾好,为祖国多做些贡献!

此外,颜宁父亲还向记者展示了他收到家乡济南市章丘区区长信。信中写道:

尊敬的颜宁教授:

欣闻您即将回国,参与创建深圳医学科学院,致力于我国医学科学事业的创新和探索。我们为您浓浓的爱国情怀而感动,也对您执着于更好地促进我国医学科学发展而敬佩。

在此,章丘区委、区政府向您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敬意!希望您继续关心支持家乡的发展,为章丘多提宝贵意见;邀请您常回家乡走一走、看一看,寻找乡愁,放松心情。

而对于此次二度海归的初衷,可以从颜宁本人在2022 深圳全球创新人才论坛上演讲中知道更多答案!

以下是颜宁演讲全文——

颜宁演讲全文

归去来兮

(2022年11月1日)

大家好,我是颜宁!

很荣幸作为深圳人才论坛的嘉宾与大家对话。

2017年11月1日,我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实验室正式运行。一转眼,竟然五年了。

在本科毕业走出清华园的那一刻,我恋恋不舍,于是有了第一个职业梦想,那就是有朝一日能被请回清华任教,不成想这个梦想提前了10 年实现;

07年我在离开普林回国去实现第一个梦想的时候,同样的恋恋不舍,于是生出第二个职业梦想:也许等我50多岁,做出有世界影响力的成果之后,可以再被普林斯顿请回去任教

不成想这个理想又提前了至少 10 年实现。

那么,我下一个梦想是什么呢?

在科研上不断探险是我最痴迷的游戏、是我生命的底色,一定会像我的几位忘年交一样,坚持到生命最后时刻,这个不叫梦想,是我的日常。

而扪心自问,我能有今日的成就,并不一定是因为我更聪明、更勤奋,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过去20几年我很幸运地始终处在最适合做科研的环境里,很幸运地吸引到大批聪明能干、钟灵毓秀的博士生和博士后,并且很幸运地前后获得了以人为本的几项经费支持,可以让我在最感兴趣的科学世界里自由探索,无拘无束。

投桃报李,我很希望能将这份幸运复制延伸,让更多的年轻人也能持续享受到同样的幸运,能够依靠内在驱动力而不是外界的各种诱惑,毫无后顾之忧地去发掘自己的潜力,从而去做出真正原创性的发现。

是了,这应该是我从 2017 年之后的新梦想。

正因为有了这么一份心思,近年来我愈发感觉到,在实验室育人、看到一代代的年轻人在接受我的科研指导之后去拓展自己的一片天空,做出更多成果、培养下下代科学家,那种传承的成就感甚至已经超越了我自己做出科研突破的快乐。

我的这种经历也印证了书上看来的人生历程:

第一阶段是吸纳,我们努力学习充实自己;

第二阶段是证明:我们努力工作获得认可;

第三阶段是输出:我们把自己的所学所感传递给更多人、帮助更多人、扶持更多人。

经过了过去几十年的积累,现在我终于有信心主动进入人生第三个阶段,那就是:搭建一个平台,去支持更多优秀的学者,应对人类健康挑战,发掘、挑战生物医学难题,做出原创突破,回馈社会

正当此时,深圳向我伸出了橄榄枝,简直是一拍即合!我又一次强烈感受到了那种向着梦想努力的兴奋和快乐!

于是,我麻溜地向普林斯顿大学递交了辞职申请,为实验室现有成员做了妥善安排。

在不久的将来我就会全职回国,协助深圳创建一所集科研、转化、经费资助、学生培养等若干功能于一体的新型研发机构:深圳医学科学院!

她的英文名字叫做 Shenzhen Medical Academy of Research and Translation,简称更好记:SMART

讲到这,您可能会说:颜教授,打住,你不是做基础科研的么,跟医沾边么?

那么我要告诉大家,现代医学早就不限于问诊开药做手术这种狭隘的模式,已经成为需要生物、化学、材料、机械、电子、人工智能等多学科高度交叉的最为复杂的一个学科。

我给大家讲一个我们很快会发表在《细胞》的研究故事。

2013年,有一款根治丙肝的神药横空出世,叫索非布韦(Sofosbuvir);2014 年,索非布韦的销售额达到了102亿美金,成为当年全球第二畅销药;

但就在2015年,美国 FDA 发布了安全警示,提醒索非布韦与治疗心律不齐的一款常用药胺碘酮一起服用,可能会引发严重的心动过缓,严重的甚至会导致死亡。

怎么会这样呢?

制药公司的科研人员展开了系统的研究,初步证据显示这两种药物可能相互作用于控制心跳节律的钙离子通道,但这只是一个猜测。

这时候,他们通过阅读文献发现我们正在研究钙离子通道与各种药物分子的相互作用,于是找到我们;而我们也恰好在阅读文献时注意到这一现象,正在进行相关钙离子通道蛋白的纯化。

长话短说,这也是一次一拍即合的合作。

我们把这两种药物分别或者一起施加于钙离子通道,然后利用冷冻电镜技术获得了它们的三维结构,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个碳原子、磷原子、氮原子……的位置。

于是,答案一目了然,但真是出乎意料:本来不会作用于钙离子通道的索非布韦竟然被另外那个药给生拉硬拽进了钙离子通道的肚子里,堵塞了钙离子的流动,从而无法释放电信号控制心脏跳动。

这个结构生物学的发现对于制药业很有意义,因为这是第一次看到两种常用药利用蛋白做脚手架,直接肩并肩背靠背地影响了这个蛋白的正常功能。

从这个发现拓展开去,我们正在从事更多的药物与药物、药物与激素相互作用的研究,希望对于药物开发和疾病治疗有更多启示。

我是起步于基础研究,但是其实我会经常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的问询邮件;在过去十几年,任何时间我们都与一到两间国际药企有合作。

生、医、药的密切合作让我们对于疾病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对于制药更加有的放矢。打通病床到实验室到制药公司再回到病床端到端的联系,也正是我们 SMART 的重要使命。

我们希望在 SMART 不仅仅能产生若干原创的研究突破,还能创立一个科学机制在术业有专攻、保障科研人员专注学术的同时可以有效帮助大家完成成果转化。

那为何选择深圳呢?

因为深圳年轻、充满活力,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顾虑。

最初我对深圳最大的顾虑是:这里的大家太勤奋啦!有人说深圳是卷都,内卷之都;

但是整天那么忙碌,太累了就挤占了梦想和灵感的空间,反而可能会阻碍创新。

不过,当我真正来到这里,周末去马峦山爬山、去茅洲河划船、去金龟自然书房伴着醇香的咖啡、品着精致的甜点看书,我体会到了深圳宜居的那一面。

我更同意深圳的另外一个别称:梦都,梦想之都

我的梦想就是经过我们一代人、几代人的共同努力,在十年、二十年之后,在世界生物医药的版图上,深圳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当大家说起生物医药的大湾区,首先会想到的就是东半球的这里!

我借此机会在这里送上一份来自深圳医学科学院——SMART 的邀请函:

Join us. Be SMARTer!

欢迎全球人才加盟深圳医学科学院

一起打造生物医药的深圳!

后记:对于大家的关切,颜宁也在微博上进行了回应,她表示:行胜于言,深圳医学科学院不久后将与大家见面

文章来源|齐鲁晚报、深圳卫健委、颜宁微博、深圳市人才工作局、深圳医学科学院(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event_note 11月 9,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