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劳工后代选择回国效力,中国男子冰球队队长叶劲光:中国人也能打好冰球!

本文转自:环球网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樊巍 单劼】150年前,我的祖辈流落北美,但中国一直都在叶家的传统里。18岁在波士顿大学,朋友开玩笑说,你以后会在中国冰球队,没想到成为真实……2月10日,在对阵美国队的这场中国男子冰球队在奥运赛场上的首秀之前,中国男子冰球队队长叶劲光在个人社交媒体上作出的这番战前动员,点燃了无数网友的激情,也让中国男子冰球队这支特殊的队伍走进了更多人的视野。

全队25人,从海外归来的球员达到15名,其中大部分具有华人血统。在冰球基础极为薄弱的中国,这些与国外职业球员常年厮杀的归国华裔球员和本土球员一起在国际舞台上,在冰球运动这一堪称对抗最为激烈的体育项目中,向国人和全世界展现了中国体育健儿的坚韧和血性。

与加、美、德三个世界顶级强队同处一组使得中国男子冰球队起初就不被外界看好。2月15日晚,中国队在淘汰赛中以2:7不敌世界排名第一的加拿大队,结束了中国男子冰球队的首次冬奥之旅,但连续四场比赛却接连收获国人的肯定与鼓励,特别是在2月12日在对阵世界排名第五的德国队时,中国队仅以2:3惜败,攻入的两粒进球足以载入中国体育的史册。

然而在叶劲光看来,失利或是肯定皆为起点,通过在奥运赛场上展示冰球运动的独特魅力,让更多的国人了解并参与到这项运动中,从而让冰球成为中国最强大的体育项目之一,是他与一众归国的华裔球员最终的梦想。

诚如叶劲光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所言如果有一个中国运动员,20年后站上冰球最高舞台,人们问到他为什么练习冰球,他会回答‘2022年,我看了中国队的比赛’,那就是我们这代人的成功。近日,《环球时报》对这位中国男子冰球队的队长进行了专访。

《环球时报》:您所效力的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曾在回应网友问询时表示,您的祖辈是一百多年前从中国广东被贩卖到北美修铁路的华人劳工,您父母也一直在广东寻根,并希望能够重建家族的族谱。请问从小到大您对中国文化,对祖国有怎样的认识?

叶劲光:一百多年前,我的曾祖父为了寻找生存的机会离开中国,踏上了一趟充满危险的旅程。他离家的时候,不识字,只会说粤语。因为我在加拿大长大,此前我对祖国的了解并不算多,只是家中的长辈以口耳相传的方式告诉了我一些关于祖国的概念,其中,我的祖母就告诉了我许多关于祖国的事情,她是我了解祖国的窗口,可惜的是,她在我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否则我对祖国的了解肯定会更深刻。

但幸运的是,回来为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和中国国家队效力的机会重燃了我对祖国的兴趣。通过在国内生活的这几个赛季,我加深了对祖国的了解。我真的很喜欢这里的文化和这里的人民,我十分享受自己在祖国的经历,这里的人究竟有多么友好,他们对我的欢迎和支持究竟有多热烈,这一切简直难以言尽。

《环球时报》:听说您还是波士顿大学犯罪现场调查专业毕业,您为何最终选择将冰球作为自己的职业?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自己的成长经历,您当初如何接触到冰球运动?

叶劲光:我毕业于波士顿大学,主修的就是刑事司法。在大约5岁的时候,我开始接触冰球,我的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他会花很多时间和我一起打球。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些回忆就是在我家的地下室或者前院和他一起打球。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就树立了三大人生目标,第一个是获得大学全额奖学金支付学费并完成学业,第二个是能够到职业冰球联赛中打拼,第三个就是参加奥运会并能够登场比赛。

《环球时报》:冰球是一项对抗强度很大的运动,在中国也是一项比较冷门 的运动,您觉得自己能为这项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带来什么帮助?

叶劲光:众所周知,冰球是一项对抗和竞争都十分激烈的运动,这也是我如此热爱它的原因之一。比较遗憾的是,冰球运动在中国的流行程度还比较低。但我们在本届冬奥会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向国人和全世界展示了中国人也可以在国际舞台上打好冰球这项强对抗的运动,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开始。当我们站上了国际舞台,我们不仅是为中国而战,让观众们通过这项运动为中国而感到自豪,我们也是在为我们所热爱的冰球运动而战,我们希望在国人面前去展现这项运动,吸引更多人进一步去了解这项运动,并能在未来一段时间更好地去推广、发展这项运动。

《环球时报》:您被业内誉为是职业冰球史上迄今为止表现最出色的华人球员。也是中国冰球史上第一个职业联赛的百分王。当您取得这些成绩时,是否得到了曾经在国外队友以及对手的肯定和赞誉?

叶劲光:是的,我不仅从我的家人、朋友以及私人圈子中获得了大量的支持——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他们,我不可能实现所有这一切成就。 此外,我还能从我的队友、球迷,乃至对手那里听闻和感受到他们的肯定和支持,这令人非常感动和惊喜的,在成长的路上,他们的声音真的也很重要,我想这也就是体育运动的意义所在。归根结底,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我们都是冰球大家庭中的一员。

《环球时报》:您在个人微博里说,自己 18 岁在波士顿大学,朋友开玩笑说,你以后会在中国冰球队,您没想到这一切会成为现实。您当初为何选择回来为国征战? 中国男子冰球国家队共有15名归化球员,能不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这支队伍的组成情况? 疫情期间,您是如何备战训练的?

叶劲光:我的队友过去常常和我开玩笑说,你可以去中国,去那里发展这项运动。这个玩笑可能是源于当初我在波士顿大学时拥有很多亚裔粉丝。有趣的是,我感觉从大学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像兜了一个圈回到了原点。

因为冰球运动在中国还处于起步阶段,没有足够多的球员可以到国际上参加最高水平的比赛,因此,我们从曾经代表中国参加大陆冰球联赛的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中招募了几个不同国家的球员加入中国男子冰球国家队。我们的球队由非常多元化的球员组成,这使得我们如此独特。虽然我们出生于不同的国家,但一旦穿上中国队或者昆仑鸿星队的战袍,我们就是一个大家庭,我们代表中国、代表冰球运动,所以我们可以很默契地并肩作战。

在疫情期间,我和长期合作的力量以及体能教练迈克·博伊尔一起在冰场外进行训练,我还和波士顿棕熊队的滑冰教练金·布拉夫德一起进行冰上练习。我还在波士顿和一群国家冰球联盟的职业球员一起集训。他们堪称是当今世上最好的球员和教练,所以他们总能不断地向我发起新的挑战,并迫使我做到最好。

《环球时报》:本届冬奥会上,对于那些出生和成长在国外的中国运动员,国外的媒体有一些讨论,包括谷爱凌夺金后国外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您怎么看待这种争议?

叶劲光:我对政治不感兴趣,也不太了解政治,但在我看来,谷爱凌完全配得上奥运金牌,她让所有中国人以及那些拥有中国血统的人都感到无比自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谷爱凌夺金的自由式滑雪大跳台这个项目是首次出现在奥运会的舞台上,所以这就像我们正在努力发展我们所热爱的冰球运动一样,她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看不出这有什么可以争议的,我认为她所做的事以及所获得的成就对中国和自由式滑雪大跳台这个项目来说都是非常积极和伟大的。

《环球时报》:冰球在中国仍是非常小众和昂贵的运动,您对冰球在中国的发展有什么期待?

叶劲光:遗憾的是,冰球运动确实是一项非常昂贵的运动,这使得接触和参与这项运动门槛都比较高。在我的成长的过程中也曾遇到过这个问题。但当我看到国内政府部门对于冰球运动的支持力度,以及中国在过去几年建造的大量包括冰场在内的基础设施,我觉得这真的太棒了。我相信在政府的大力支持和中国球员自身的坚持和努力下,我们一定可以齐心协力,让冰球运动成为中国最强大的体育项目之一。未来,我希望我们能够开设更多的冰球学校,吸引我们的年轻人参与这项运动中来,为他们提供专业的培训,让更多的年轻人在打冰球的过程中获益——因为冰球是一项节奏很快、需要大脑高速运转的运动,对发展青少年的体智力很有帮助。我也希望疫情能够快点过去,这样我们平时效力的北京昆仑鸿星冰球队就可以重回大陆冰球联赛的赛场,我们可以用优异的表现吸引更多的球迷来关注这项运动。

《环球时报》:您本人也是中国冬奥代表团中年龄最大的选手,您如何评价自己在冬奥会上的表现?

叶劲光:每次踏上冰面时,我都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 我想以身作则,向国人展示我们是一群战士。尽管我们所遭遇的对手都很强大,我们的处境很艰难,但我希望我们每一场比赛都能全力以赴,为中国赢得胜利!

event_note 10月 17,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