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害怕面对真实的自己吗?在海外生活的你和在国内生活的你有什么不同?

今天一个正在英国努力攻读A-Level并且申请英国大学的一个姑娘,我的学生,突然问了我这么一句很无厘头的话:我觉得在国外的我和在国内的我不是同一个我。乍看一下很绕口,深入了解后,这个姑娘的意思是:有些想法,有些性格和有些行为在国内是从未有过的。在这里我不是指让不让座吐不吐痰的文化问题,而是很平常的想法和行为,在做完之后,会突然觉得很异样,甚至找不出一个原因来,这已经不是文化差异,地域差异和大环境所施加的,相反,它们把一个留学的人的内心,给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了。

刚去澳洲的第一年,经济压力和想要混入当地社会的冲动使得我开始寻找各种各样的兼职工作。在当时的墨尔本,如果口语不够好,就只能给华人打工,待遇比较低,大约6-8澳币每小时,远低于政府规定的13.5最低。所以许多英文底子不错的学生就会想办法跑去当地人开的咖啡厅或者超市里面工作。我和当时住的比较近的一个同班同学A,一个家境尚可,不富贵也不是很缺钱的国内小伙一起开始上街递简历。他英文稍逊,但是强在人高马大而且长得很帅气,整个人充满自信,讲话温文尔雅,很温和平静。很快,我们一起在一家日本餐厅找到了Waiter的工作,说是日本餐厅其实老板和部分雇员都是当地人。这是一个氛围相当不错的团队,偏东方的管理模式和西方的惬意相互结合,工作的十分开心。就餐的大部分是当地人,餐厅档次不错,客人的Tip也会给的比较高。一个Waiter的主要收入来源—-Tip.但是就是这个Tip,让我意识到了原来一个陌生社会的不安,会让一个人的本性毫无遗漏的释放出来。

工作的前一周我们两个新人都是没有Tip可以拿的,还是处在试用期的我们,带着试用期的牌子,也被允许可以告诉客人我们还在试用期,可以帮客人叫其他熟练工来服务,每天最大的任务就是背那百来道菜谱和英文名,配料,口味还有各种酒和寿司。可是从第二天开始,Floor Manager也开始给我们发少量的Tip,其他人分到60-80,我们拿一半,40左右。但是其实已经相当于一整个晚上的工资了。

一周后,换下了试用的牌子,开始正式负责几个桌子开始wait客人了。平均下来每桌客人一顿饭会给个2-10澳币不等的小费。遇到一个中年大叔独自来吃饭,把我叫到旁边,很郑重其事的把50分交给我,然后说:我很抱歉,今年不景气,我赚的很少,只能给这么多,我很抱歉,你值得更多的Tip,但我只能给这么多。但这次应该是最充满认同感的一次收Tip,而不是单纯觉得大部分客人只是Bow to the social norms然后付给大约百分之10的餐费作为小费。

我很重视这份工作。薪水是一个实际的方面,每天大约80左右的薪酬的外加至少60的小费,对一个留学生的帮助真的很大。除此之外,从向客人迈出服务的第一步起,就开始期待对方满意的表情。这是一种挑战,更是一种获得成就感最快的方法。所以我更热情,所以客人更开心。

重点还是在Tip。过了一个多月,陆陆续续又有新的几位同事负责Waiter的工作,老员工们都去分店了,前台我和A成为最资格老的员工。当晚,结束营业后,FM(FloorManager,澳籍华人,出生在香港)照例把我们叫到一起开始分Tip,我们都摩拳擦掌,手心都吐好唾沫了。A突然发问:我今晚负责的那几桌总共是多少Tip?我记得大概是80多块。FM没回答,简单说了一句,今天你做的最好,然后继续算总Tip。A继续说: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这样计算Tip,每个人本事不一样,那分到的Tip应该也不同,我赚的应该给我,我赚的少算我没本事,但是我不同意把我赚的分给别人。我往后退了一步,想让自己不那么显眼,继续听他们的对话。FM说:你的Tip来自客人开心,但是客人不单单因为你的服务开心,还有对店里的布置,整体服务包括收银和其他服务生,最重要的,是对食物很满意,所以我们要分Tip给其他人,服务客人永远不是一个人的工作,而是一个团队,所以大家都是应得的,除此之外,每个人分配到的位置也不同,那分配到不好位置的服务生岂不是永远拿不到高的Tip(指的是坐在门口,厕所口还有收银附近的位置)。我差点忍不住给他鼓掌了。其实我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A倒是很好的给了我这次机会。

A依然不依不饶想要拿走他的那份,当然,他的目的不可能是今天多出来的这30来块钱,而是以后。那些新人无论如何都是抢不过我们这些熟练工的,明显是对我们有利的一条。FM则直接的多:这是行业准则,任何一家餐厅都是这样的,你要是接受不了可以选择离开。A不说话了,但是明显后来几天工作兴致一下就下去了,使得总体的Tip总量大大减少。这倒是从侧面说明了这样分Tip也确实存在弊端的,就是一个害群之马会让全部人跟着一起受罪。很快,他就自己离开了。

我很震惊。不是因为一件蛮平常的工作纷争,而是他这么平和平淡又温柔的人,怎么突然抑制不住冒出那种说法,而且明显还是想了很久,忍了很久之后爆发的。直到过了许多年,看了许多类似的例子,见了许多在国内的朋友,来到国外学习生活后,有的变得无比的宅,有的开始抑郁,各种负面情绪喷涌而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曾经是身边非常阳光的朋友。

出国在外留学的大部分人,被孤独,无助,陌生所包围,同时充斥着突破自由的束缚,随时可能面对危险和不确定性的那种兴奋感让人的感官被无限放大。人的全部内心性格和隐藏的想法,都会被不断放大再放大。直到浮出水面,体现在行为上。

高中时候家里不让玩电脑,对零花钱也管得很严,家里那台电脑实在无法驾驭的起我梦寐以求的游戏。所以出国的第一笔巨款,就是花在电脑上。超过3千澳币的主机绝对对得起它的价格,可是这在国内是不可能发生的一件事情,即便父母不在身边管。它是一种掌控金钱的自由感,新的电脑又可以填补寂寞和无助的空虚,在里面无限放大的控制欲和阻隔现实世界的特性,很容易让一个身在海外的人沦陷进去。

如果一个人是一个小气的人,在国内也许能够掩饰的很好,通过偶尔的豪放告诉身边的朋友,我一点都不小气,那么在国外,小气这种特性就会暴露无遗,根本掩饰不住。

如果一个人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在国内时候可以偶尔站在道德制高点指点江山,让人觉得此人大义凛然,那么在国外,他的朋友也许就会被他坑的很惨。

但这不完全是坏事。或者说,是一种好事,一个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的人无法享受到的特殊待遇。因为有时候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们内心深处充满了何种元素。生活在安全感十足的朋友,亲人旁边,生活在同肤色同语言同圈子里,人会悄悄把自己的不合群和不适应隐藏起来,让自己看起来与常人无异。所以大部分人觉得自己很正常,是一个正常人。但是一到了国外,也许连自己也会惊讶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就是一个契机,既然察觉到了自己的行为和性格真的和在国内不一样了,那么也许在国外的那一个,就是真实的自己,如果不喜欢这样的自己,那就只有把问题暴露出来才能够改变它。这就是一种成长,不要去抗拒,不要逃跑,不要否认它的存在。

A在数月后因为适应不了新环境而回国,放弃了继续留学。几年后再聊到这个事情,他还是对Tip的事情耿耿于怀,即便他已经换过无数餐厅Waiter的工作,可还是觉得他们都错了。其实,倒不是因为害怕新环境,也许是害怕看清自己。

如果有出去看一看的机会,接受它,因为它让你不同;如有有把自己暴露在不安全感的环境的机会,承受它,会让你成长的很快;如果哪一天你未知的本性被逼出来了,面对它,能够接纳和掌控自己的人,才是强大的。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害怕认识真实的自己了呢?

event_note 10月 18,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