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典范·田吉厚】中国艺术先锋人物

原标题:【名家典范·田吉厚】中国艺术先锋人物

田吉厚,字正訸,男,出生50年山東龍口,齋號,墨田艸堂。天津首批知青奔赴內蒙五原,中國美術家協會,天津美術家協會,神箭協會會員,多次入選國家級,天津市級,全軍,內蒙自治區展覽並獲獎。

05年在香港《滿目高山復春來》展出時,被香港中央政府收藏,香港大公報,文匯報,商報,鳳凰衛視做了詳細報導。

06年天津今晚報,中老年時報做出個人山水畫專題報導。

06年《何地尋縂理忠魂遍山川》被周鄧紀念館收藏。

06年《發我肺腑繪青山》,在天津美術展覽館成功舉辦了個人山水畫展。

青山綠水千巒嶂,雄風萬裏百澗重。

幽谷情歌入心懷,焦濃清淡赫墨彩。

山水畫實為高雅藝術,自古都是文人雅士最愛,他們熱愛祖國,熱愛大好山河,愛描繪高山峻嶺,古今多少墨客賦出多少詩書畫作。

今吾作山水畫,寄情抒懷,更多是釋夢補懷。在大青山腳下,生活多年,對大青山的描繪,寓意是魂牽夢縈和一絲迷戀與最初期待和表現。

墨田心耕求神韻,盡性揮毫弘國魂。

連綿不斷的大青山,靜靜地伸展著自己的脈絡,開闊地擁抱著大地,擁抱著蘭天。山體奇異重疊,山谷遷迴曲折。山石裂縫是生命的符號,是崛起的靈魂。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贊歌。手握畫筆,激情四起,難以忘懷。青山峻嶺,黃河九字灣,澎湃東流,彷彿真正蘇醒自己的生命。

潑墨山水,彩墨山水是自然雅趣。

畫的主題依然是大青山,新冠疫情期間,充分給了自己繪畫時間,宅家揮毫舞弄。

夏去秋來,案上仍鋪宣。

先賦蒼松綠柏,後感青山甘泉。

白髪沾兩鬢,皺紋額上添。

滿袖墨香舞,詩書得開篇。

畫的主題依然大青山。

曾經還是那樣的曾經,

山水還是那樣的山水。

畫的是對大青山的敬畏,眷戀和熱愛。

古人的筆墨技法,在那個時代適合衍生。吾現在用墨,大筆開道,層層積染,形於自然,筆與筆之間畄有空間,反復二三遍,及至數十遍,加其厚度,求華潤蒼茫之感。增強黑白對比,反復皴擦,散鋒合鋒並用。橫掃豎抹,勾皴交替,然後細心收拾。這樣的功力求得平,畄,圓,重,淡,積的效果。用以表現筆墨凝重,正是在實踐中求知。

對於前古人並非程式化繼承,而是加入現代人對傳統的解析,其具體表現在山水畫中。

吾好詩書畫印,山水寄情,足以言志。今古稀書畫迭出。存畄一種林泉之志,誠以表之。

天地有大美,四季有明法,萬物成理,鋪紙抒情,潑墨妍笑,執筆常在手。

塵世喧囂塞外大青山,滔滔黃河之水,滄桑煙雲相比,競是渺若塵微不足道。

人間四季之盛衰榮枯,引山水為知音,揮青山當戶。雲海煙波。掬清泉濯心,澄懷物象,手摹心追。歸隱筆墨松杉。一筆一畫,皆有魂魄,賦予靈性,萬千氣象融心。慧恩,凝情,明智,胸懷筆端,貫通心中蘭圖。揮亳畫卷,或拙筆勾勒,流連尺度,收發自如。如老牛耕地勤穩,如快馬揚鞭馳騁。嚴冬盛夏,宣紙幹匝,樂在其中。

吾畫山水畫,求濃淡深淺,遠近高低,起伏明暗,潑墨潑彩,種種色調與伏筆,透過墨色濃淡與鋪陳,層林盡染。山巒疊嶂,風強雨急,枯枝敗葉,正如人生寫照。

畫中體現春夏秋冬,畫些山崖峭壁。山上無路,無房屋人家,就象人生艱辛。有山光雲景,水天一色,清墨素雅,彩墨揮灑。萬紫千紅,雲淡風輕,千巒萬峰,浩浩蕩蕩,感覺人生前途遠大。

奮發飛揚,勇往直前,求得蒼穹磅礡,豪邁景象。

萬裏青山奔腕底,八方風雨壯心懷。

盡性寫意山水情,穹理蘊藉墨田魂。

格守筆墨當隨時代,追求雄渾,蒼茫,大氣,力健境界,突出表現人文精神,筆墨二者合一的藝術風格。

山水畫是吾一生的創作和不懈追求。

泼墨造景 气象万千

——记著名画家田吉厚

作为传统丹青中最为主要的核心,笔墨不仅仅只是一种形式,它更是代表了一种东方的文脉精神和艺术理念。今著名画家田吉厚先生,正是一位传承东方绘画文脉的艺术名家!先生习画,自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为根本,作品从心出发,由笔提炼,所绘之物更是皆由物象而转为意象,笔墨互补互融,互参互融,大意开道,层层渲染,实乃见笔亦见墨,造境真自然!不仅如此,其作品中以墨为主,以色为辅的创作策略,也使得他的山水画产生了空灵飘逸,焕然一新的视觉感,如此一来,其作品可谓是既延续了传统的意韵美,同时也保住了的自己的山水审美与特色。

笔墨在先生的写意山水画中,可谓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元代先贤倪云林曾有言,其曰逸笔草草,不求形似。田吉厚先生即深谙于此道,先生的笔墨已经完全从表形中挣脱了出来,而是以一种极其潇洒自如的笔触,来纵横涂抹,恣意挥洒,甚至一度无视一些法度,以此来呈现处泼墨写意画的博大内涵与美学。而在作品的整个墨法中,先生又充分蕴含了自然界的审美与法度,整个墨法,也如同笔致一般,成功的脱离了形式的束缚,源于自然,提炼于自然,又高于自然!

在选景题材上,先生常常会选择令人心动的山水瞬间,或云行烟腾,或峭壁丘壑,又或白瀑万丈,这些精彩的景致,都能被先生以脱实入虚的形式进行提炼,虚实相生,明暗相合,简繁相辅,动静相融,从有意识的形态剥离,再到精心的画面整合,田吉厚先生的目的也就十分明确了,他要展现的,并不是单纯的山水表象,而是山水的灵魂,山水的气势,山水的格调!众幅山水画所呈现出的,更是一股雄博正气和磅礴大气,这样的山水画作,不仅具有强烈的艺术内涵,更是拥有浓郁的人文精神!大胆作画,稳妥收拾,化粗为精,以景窥意!

泼墨造景,气象万千。先生的泼墨,是打破了具体性,留下的只有迷离朦胧的意象感,这就是田吉厚先生的过人之处,让观赏者凭视觉去将画面结合,同时还能摆脱对真实物象的过分执着,使观赏者的心神达到一种离相的状态,悟及画道,陶冶性灵,根于传统,发之于心!

江上

《盛世当歌》总编室主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event_note 10月 17,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