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局」七点情况说明:回京难先飞美国再回国,只需隔离7天等

郑重申明:一下,绝对没有任何违规,没有任何不良引导,没有任何情绪,更没有任何批评或反对意见,纯粹理性客观探讨,如有不妥不当,还望诸位大人海涵勿删。

这几天笔者的文章引来了很多朋友的关注,在这里我想再把事情说清楚一点,首先我们绝对是支持防疫的,更从来都是舍小家顾大家,所以我们讲述地方层层加码脱节的事实情况,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科学防控、服务人民的大目标。

第一:探讨入境隔离天数的初衷。

有人说肯定是隔离让我感到不方便了,所以我才会提出这个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众所周知我夫人在韩国留学,我公司合伙人常年需要往返新加坡和香江,这两年他们进出国门隔离非常不方便,但这些年来我从未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角度抨击或反对过隔离防疫措施,我从未有一次对隔离政策有任何不满对吧?我历来都是非常支持防疫的。如果我自私一点,当然是乐见入境隔离缩短为7+3、5+2、1+1甚至不隔离对吧?

但与此相反,我此前一直在呼吁入境隔离时间缩太短造成国内疫情遍地开花的问题。因为我不能接受为了少部分人出入境方便,让更多的老百姓来承受长期封控静默的代价成本。对此,我老婆也是非常支持,我们公司全体同仁也很支持。所以我提出入境时间7+3太短,是站在大家公共利益的角度,不是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考量问题,是愿意舍小家顾大家。当然我也不是说非要延长国外入境时间,我的意思是标准要统一。就是国外入境和国内封控时限统一起来,规定7天那就内外隔离都最多7天,不可能入境7天内部却要17、27、37甚至97对吧?

此外关于电商的问题我也的确说过,带货云仓里的货物都快烂了,但那些货并不是我自己的啊,我们只是带货的而已,仓库里的东西都是农户或厂家的。这些东西烂掉了,损失的是这些蔬菜瓜果的农民兄弟和生产厂家而非带货主播,所以我只是替他们心痛和着急。如果仅从自身利益考量,我完全可以装作没有看见,不去惹任何麻烦。反正这个地方的东西不能发货了,我换另外一个地方的货带也一样,带货主播自身又没有任何损失。但是,我实在做不到对越来越多小商户们的损失视而不见。

第二:关于毒性的探讨。

新冠初期对人体损害极大,事实有目共睹,美国更是死亡百万。我们当初及时封控,付出巨大代价获得的战役胜利足以彪炳史册!是人类历史上的防疫治理奇迹。同时持续三年的动态清零,也为我们普及疫苗、观察新冠变异毒性衰减争取到了足够的缓冲时间,这更是全国人民共同努力所取得的骄傲成就。

如今实事求是地说,即便新冠变异到了奥密克戎,但还是会造成一定死亡率的,不过该毒性的确在减弱,我们的疫苗接种率也实实在在提到了很高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是有放开样本值得参考的。我们可以看一下香江数据,在全港放开之前,上个月公开统计数据显示有500多死亡病例是新冠携带者,请注意这不是指有500多人得新冠死了,而是一些死于其他疾病的死者是新冠感染者。全港放开后,本月全港死亡病例当中只有200多例是新冠感染者,实际死亡人数并未暴涨甚至还有减少。【香江医院公开数据可以查证】

同时我们也可以任意调查海外数据查实,的确有数据显示在相对贫穷的东南亚国家和一些比较混乱欧美国家今年的死亡率依然略高于往年,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韩国、日本包括我国香江地区,今年的超额死亡人数是并不高的,医院目前也没有挤兑现象。不要相信网上的小作文算法说新日韩港超额死亡几十万什么的,按照那类小作文的算法,他们当年还坚称算出了武汉超额死亡1000W人呢?可信吗?当然不可信。

目前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我国香江放开后医院没有瘫痪,死亡没有激增,这首先是因为新冠变种毒性在衰减,其次还因为以上这些国家或地区的放开并不是彻底躺平,而是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当地政府都要求所有人到了公共场所除吃饭讲课之外必须戴口罩。比如商场、地铁、公交车等等都要佩戴。如果员工或学生有出现感染的情况,就申请在家休息吃药观察,一般情况下三四天就自行好了,这是事实。小作文写手们不能凭想象坚称外国今天依然尸横遍野,那起码是有所夸张的。当然,说目前新冠对人体没有任何影响也不是事实,毕竟重复感染和长期感染给身体带来的副作用还是存在的。所以新日韩以及我国香江地区的数据,至少值得参考。

从目前来看,日韩新港的这种强制要求佩戴口罩的放开模式,比东南亚和欧美全不管还无需佩戴口罩的情况要好很多。

第三:关于后遗症的探讨。

网上有各种争论,有人坚称没有任何后遗症,有些人坚称后遗症无比恐怖。目前海外感染过的留学生和华人群体较多,他们对奥密克戎的感染体验视频也较多,比较常见的后遗症描述有:比如味觉一度丧失,感觉头昏头疼,浑身肌肉酸痛,无胃口,想吐,记忆力不集中等等。但我们都知道,这类后遗症哪怕是换上感冒发烧也同样会出现一段时间,流感之后也同样有这些症状。

但这类后遗症绝大多数都会逐步恢复,那么是否会如网上所说,国外人都集体失去生育力,免疫崩溃,莫名肝炎,并发症爆棚呢?那也不是事实,至少是有所夸张了。的确是有一些病例出现较为严重或长期的后遗症,但并不是普遍现象,更不是全体完蛋。RNA毒株的共性是,传播越广越快毒性越弱,因为毒性大的宿主死太快,不利于毒株自身传播。新冠当年版本毒性大,我们果断封控是对的,如今后遗症不明,继续动态清零当然也是对的。但如果将来随着观察显示新冠变种毒性进一步减弱,我们就应该科学调整,至少应该允许大家去探讨这种调整的可能性。

第四:层层加码屡禁不绝的问题。

尽管国家层面各种防控发布会一再强调,不允许层层加码一刀切和随意静默,甚至提出了九不准原则。但这和我们在基层各地实际看到的情况是完全相反的,这是事实,得允许我们反映给国家。

比如我所在的城市这几天有1粒阳性,然而一个2800多万人的大城市,只发现1例,旁边城市就有些出了个规定,只要是从该城市来的,一律拉去强制隔离7天。——你本来想着你是低风险区人士,自己也没有任何中高风险区轨迹,核酸也是绿码,就安心地开车去朋友和亲戚家过周末,结果一下高速立刻被拉去隔离,门一锁,每天开个门洞送饭,跟被拘留了似的。

当然平局自己没有经历这些,因为我早就不敢随意出门了,生怕走到哪里突然就被隔离了,绿码核阴并不总能实际有效保护自己。虽然自己没有亲身经历,但看到这么多的事情发生,我还是很痛苦的,我本能地觉得这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更何况,众所周知有很多地方连续封控长达90天,或者断断续续封控小半年,这显然超出了民众的承受能力。我们指出这些层层加码不断升级的问题,并不是反对防疫本身,更谈不上什么横跳或背叛,相反指出这些真实存在的问题,才是真正的实事求是和绝对忠诚。

第五:健康宝弹窗问题。

以前健康宝弹窗相对好解除,多打几次电话就行了,但是现在越来越难解除,电话也越来越难打通,京周山村已经催生出了洗码养码产业,即拉到村里去交钱住七天,刷够了京郊山村的绿码再到村委会或社区申请解除,然后你就能回城了。这对大多数老百姓来说,又是一层沉重的负担,并且毫无意义。实际健康码应以绿码和核酸阴性为准,多加一个弹窗其实是不太科学的。以至于现在回京最快方式是,先飞美国再飞回来就只需7+3,这已经变成了一种现实魔幻主义,完全就是一刀切和严重的层层加码啊!更魔幻的是,现在已经真的有人打算这么做了,因为确实没有办法了。

现实情况是越来越多地方不断加码,动辄封城静默,或拉去隔离,或锁门弹窗,有时你绿码核阴上车上飞机都没问题,结果下车下飞机就赋红码直接拉走。事实情况是,眼下地方层层加码随意封控越来越严重,不仅人要隔离,货物、运输、物流也统统一起隔离、退返、拦截,这些现象正在打断最底层社会的基本生活交换秩序,给民生带来极大负担。

第六:关于舆情的变化。

在这里我希望大家关注一下国内躺平派和西方外媒的变化。早期毒性汹猛、死亡率很高的时候他们一直在呼吁尽快全面放开躺平,当时肯定不能听他们的忽悠。

但诡异的是如今面对种种超长封控,短期入境,乱弹窗、乱静默现象,他们却不张嘴批评了。这要是换成当初武汉那会儿,面对这么多的问题,他们还不得骂到全网爆炸??而如今他们反而闭口不骂,但却会一直炮轰讽刺挖苦如实反映问题的人,对如实反映问题的人破口大骂,比如这几天他们各种发文铺天盖地的骂我,骂我不该指出境内外隔离时间严重不统一以及地方层层加码愈演愈烈等问题。这难道不是很诡异吗?

为什么国内躺平派的姿态和口风开始变了?为什么此前西方媒体非常焦虑,一直忧心我们不放开,天天给我们施加各种压力,灌输各类迷魂汤,试图否定我们的抗疫成就。但到了今天,西方媒体居然已经不怎么替我们忧心这件事了,他们甚至装作啥也没看见,啥也没听到,只是偶尔不痛不痒地挖苦或讽刺我们几句,这又是为什么呢??——根据舆情观察,对中国防控措施,西方媒体最近至少对我方的态度没有以前激烈了。这些,我们也应该思考一下对吧?

第七:关于顾全大局。

我们都是好孩子,我们听指挥,不添乱,服从大局。所谓大局,就是人民至上。不管和躺平派如何争论争吵,都需要确保群众利益这个大局不动摇。我们也许很难弄清所有的脉络,毕竟我们不掌握真实准确的各种数据和资料,所以我们尽量少抱怨、多理解、不添乱,但各地方也不能喊着顾全大局的口号让老百姓忍受越来越多的层层加码啊,因为百姓才是大局,百姓就是大局啊!

以上,没有任何违规,没有任何不良引导,没有任何情绪,更没有任何批评或反对意见,纯粹理性客观探讨,如有不妥不当,还望诸位大人海涵勿删。

event_note 11月 10, 2022

account_box 回国加速器

发表回复